彤什弨兮

我喜欢,保持一种态度。
你们称之为……呃,乐观。

【BillDip】 Cheap Thrills 03

*自由职业者Bill Cipher x 研究生Dipper Pines

*现代都市AU

*有蛮多的私设

*祝食用愉快!

                                                                    

 

“喂小子——上帝啊你都干了些什么!”

Robbie两只手各拿了一杯刚刚做好的咖啡转头呼唤Dipper,却正好撞见那新来的男孩和一名顾客面对面站着;他看不见Dipper的脸,但下意识地觉得他的表情应该和他对面的金发男子一样是难以形容的尴尬。一只空的纸杯正在他们之间的吧台上左右晃动,周围围了一大摊悠悠冒气的液体,而那位顾客的雪白衬衫的一半已经变成了令人难以忽视的褐色。

Robbie几乎立即明白了刚刚这倒霉的小子做了什么蠢事,而在他认出金发顾客是何许人也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自己被咖啡店老板扫地出门的惨状。

于是他以这辈子从未有过的冲刺速度来到他们身边,一只手狠狠揪住Dipper的衣领,瞪了他一眼后陪着笑看向Bill Cipher。

“先生!真的,十分抱歉,这小子只是一个临时工——”他再次瞪向Dipper,“喂,还不道歉!”

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男孩脸上既没有惊惶也没有歉意,他像是被什么复杂的情感——Robbie想用羞愤来形容他的状态,但这用在一个只因无心之举打翻了顾客咖啡的店员身上未免微妙——纠缠住了,此刻Dipper只是咬紧了下嘴唇,身子微微发抖,不知道下一秒是要大哭出来还是爆发出愤怒。

“你——”

Robbie向前一步,在有所动作前就被另一只手拦下。

“别那么激动。”Bill尽量礼貌地向黑发店员微笑,“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太为难他,嗯?”

Robbie像被吓了一跳,他努力地想找合适的措辞。

“呃,先生,可是......”他的目光四下乱飘,不知道安放在哪里,最终落在了那不忍直视的脏衬衫上,“至少让我们帮您换一件衣服?”看到Bill似乎是满意地点了头,Robbie自从刚刚就感觉被人扼住的喉咙终于被松了开来。

“这是刚才那杯咖啡的钱,退给您。”他见Dipper仍然呆在原地,就用力推了他一把,男孩这时才回过神,恼火地看向他,“快去带Cipher先生去休息室换衣服!”

那男孩显然犹豫了一秒。他开口问道:“那之后呢?”

“上帝啊,请你赶紧回去吧,我今天已经受够你了。”

Robbie十分窝火地看到Dipper几乎是欣喜地走向员工休息室,并且直接无视了就站在他身旁的Bill Cipher。

 

Dipper走进那因立满了柜子而不算宽敞但足够明亮的休息室,顺手推上了门,身后立即传来一声痛呼。

“亲爱的,为什么你老是要用门夹我!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真是抱歉,我没注意到身后有人。”Dipper头也不抬,解下自己身上的围裙,冷冷地说。

“好吧,好吧,好吧,”注意到那金发男人又凑到了自己面前,Dipper皱起了眉头,“但说真的,你有必要因为相互间一点小小的,哦,不愉快,就对一个大活人如此置之不顾?特别是,那个人就在前几天还和你同床共枕。”

Dipper从一个没有上锁的储物柜里拿出自己的背包,将它直接甩在了Bill面前的长凳。那凳子往后挪了几英寸。

“你真的很擅长惹恼别人,”Dipper面无表情地看向Bill那张笑意盈盈(十分欠扁)的脸,“现在我给你找件衣服,然后就请你赶快离开好吗,Cipher先生。”

“哇哦。虽然我不介意你继续称呼我为你挚爱的那位——”Bill将手背在身后,弯下腰开始研究Dipper的背包,“——敬爱的物理学者Pines先生。”

“嘿你是怎么——”Dipper刚刚从衣柜里拿出属于他自己的衣服就注意到这金毛祸害大有翻乱自己包的架势,“不要动!”

“轻松点!这拉链本来就是开的。”Bill摊开双手,“高量和复分析?可你看起来很年轻,松树。”

(这是我见过的最傲慢的外行。)“我预先学习了后一年和后几年的课程。”Dipper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下巴微微抬了起来。他走到几个小时前从里面取出员工制服的那个衣柜,却顿住了脚步。

“等一下,松树?那是什么?”

“啊,一个绰号!既然你还是不肯正式地自我介绍,我就自说自话帮你起一个称呼了,希望你喜欢!”

“没人会喜欢这个蠢绰号!请你保持你该有的礼貌并且离我远一点。”那股古龙水的醇味和烟草气息扑面而来,Dipper朝后退了一大步,拉远了两人间实在是过于近的距离。

(哦......他脸红了。)“好吧,好吧,如你所愿。”Bill耸耸肩,“你们搞物理的都这么不近人情吗,还是说你14岁半就得了史蒂文森奖才让你这样拒人千里?”

“不。我只是不想和你再有什么交集。”Dipper打开那柜子。可是里面除了几只衣架,什么也没有了。

Bill又凑了上来,他冲着空荡荡的衣柜抬了抬下巴,笑道:“啊哈,看来你得把你身上那件给我了。”

“我凭什么要那么做?”Dipper立刻反驳,“我应该不换衣服,把东西收拾好直接走人,留你一个人浑身咖啡味儿地待在原地。那得多迷人啊,是不是?”

“松树,你不会这么做的,但是你嘴上还是要这样说!”Dipper看见Bill的金色眸子里闪过一丝光,那个过于宽大的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想想,一位学者居然会来咖啡店当临时工?既然你有他人之托在先,就不会这样随意行事了。何况......下午我有一个画展要出席,你不会忍心让我穿着脏衣服或者......一件卫衣出席吧?”

“......我不觉得这样打扮有什么不妥。”

Bill用有些同情的目光看向Dipper。

“你的社交生活贫乏得可怜,松树......我本以为一个在酒吧里把自己灌得东倒西歪的男孩会更加可爱一点。”

Dipper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性地无视这个喋喋不休的祸害了。他开始一颗颗地解开衬衫的扣子,最终将那件对自己来说有些大的衣服丢给Bill,而那时他才发现那人(混蛋!)的目光正毫无忌惮地在他锁骨和胸前变淡但仍然红肿的痕迹处流连忘返。

!”

“哦......抱歉。”Bill表现得意犹未尽,“我只是在想,我并不介意让那些印子变得更鲜艳一些。”

“好吧,听着,”Dipper胡乱套回自己的卫衣,瞪向那双布满调侃意味的金色眼睛,“那只是一次脱离生活正轨的意外,包括现在。我更希望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都不要再见到你了,谁都不亏欠谁是最好,毕竟像你这种——”

“我这种?”Bill打断了Dipper几乎不带任何感情的陈述,他两脚并拢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站姿,“你是附近理工院校的物理系学生,年纪轻轻有所作为但难免骄傲,你卧室墙壁上贴的所有论文都证明了这一点;那张格格不入的流行乐队海报——当然,还有你的衣服和你的语调——说明你不善交际甚至不合群;你和一个同龄姑娘一起住,我猜是你的姐妹,同时也是拜托你来代班的人;你有一个十分信任你的导师和一个十分讨人厌的竞争对手......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老朋友。哦对了,包里的那张表格,衷心祝愿你申请PhD之路顺利。”

他将重心移回右脚,懒散地抬起下巴。“所以现在,优等生先生,能烦劳你解释一下‘我这种人’的普遍意义吗?”

一瞬间,Dipper惊讶得什么都讲不出。他的脑子里飞快闪现过三句话:你他妈怎么知道的、你跟踪我了吗和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但他选择撇开视线,假装专心地整理背包。

“你去过我的公寓,多知道些很正常。”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补充道,“好吧,我承认刚才是我措辞不当。”

Bill的笑容咧到了嘴角。他夸张地鞠了一躬。

“哦,小意思。我知道很多事情,很多事情!那里面肯定有你感兴趣的。想听吗?”

Dipper忍不住勾起嘴角:“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自诩全知。”

“用你的理论来讲,我敢与拉普拉斯的妖怪比肩,没错!”

这时Dipper已经收拾得当,他将背包重新背上,侧身打量了对方几秒。他在内心叹了口气,随后伸出了手。

“Dipper Pines,很荣幸正式地认识你。”

“名字是Bill Cipher,为你效劳!”

Bill握住他的手,Dipper感觉掌心传来了一种久违的、甚至微妙的重量。他将手抽回,向出口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Cipher先生?”

“什么事?”

“很遗憾,我研究的是量子物理,”他回头微笑,“经典力学中的妖怪在我的领域里从不是全知全能的。”

那扇带气窗的门马上就要在Bill Cipher的面前缓缓关上,他却不假思索地(老天......)冲了出去(我没有被夹到!)。

“嘿,嘿,松树!等一下。”他从西裤的口袋里取出一枚黑色的信封,“这是我的个人画展的邀请函......希望你明天能赏光出席?”

“......可我不懂艺术。”

“哦,物理当然是门艺术,你不能否认这一点!”Bill看到捏着请柬的青年抿起了嘴唇,“那么,明天见!”

 

当次日一早,Dipper站在那由玻璃和水泥构的不规则集合体拼接成的扭曲建筑的大门前,特别是建筑内的人类数量多到令他隐隐不适时,他对于自己来参加Bill Cipher的画展的冲动决定感到不止一丝后悔。

(我不仅一时冲动答应了他,还在和他继续扯上关系......)

他抬抬头,那巨幅海报告诉他这场展览名叫“Mindscape”。

(好吧,一周之内更疯狂的事我都做过了,这根本不算什么。)

他捏紧了手里那个原本精致的香槟色纸袋,它因为一路上的颠簸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然后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Dipper感到一阵从未体验过的眩晕,好像他来到了一个更高的海拔,这令他有些步伐不稳,特别是,在进门的那一刻起码有十双以上的眼睛盯住了他,并且那些先生女士们又立刻撤回目光转而围起来窃窃私语。

“您好。请问有邀请函吗?”

他的左边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女声。Dipper循声看见了一个被红色短发遮住一只眼睛、穿着粉色礼服、面无表情的女子。

“有的。”他将那个信封(哦好吧它也皱巴巴的了)递了过去。

那女子拆开了看了看请柬,又扫了一眼Dipper。

“欢迎。展区请直走,右手边是冷餐区。会客室在二楼,请问您有预约Cipher先生吗?”

“没有......”

“那么,请允许我告知您本场展览禁止摄影,随身物品请寄放在前台。”她示意Dipper将那个袋子交给她。

“但这是个礼物。如果我不能直接去见Bill Cipher,那我应该把它给谁?”

“哦,那在那边的桌子上就行了。”

“哪一张?”

“全都是花的那张。”

Dipper还想追问,但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他真的看见了一张几乎被求婚般巨大的花束和扎了蝴蝶结的香槟淹没的小小圆桌,他勉强将自己的纸袋塞进那花团锦簇里,一时间很担心这礼物会不会没人发现然后直接被丢掉。

周围全是举着细长高脚杯的男男女女,当然地,其中没有一个人是Dipper熟悉的面孔。(他们干嘛都盯着我看......卫衣牛仔裤真的有那么不堪吗?)他疑惑地看看倒映在玻璃中的自己。(我觉得我没什么不正常。)

他顺着走廊一直往下走,展厅里的人更加多了。他看到许多之前只在Mabel的杂志和宣传册上看到的色彩与图形;一幅幅画被挂在很高的位置,要人伸长脖子才能一窥究竟;还有姿态各异的雕塑,和或许能被称之为雕塑的东西;而一块小小的白色正方形被贴在作品附近的角落里,上面标着(故弄玄虚)它们的名字。

(这是什么......涂上颜料的玻璃泡泡——“纯粹的疯狂”......不过这泡泡也是够大的,可以装进一个人了。)

(曲面镜里塞满树枝和羽毛?恕我无法理解......)

(为什么那里有一个五官错了位的男人的蜡像?而且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围着它啧啧称奇?他的耳朵都长在眼睛的位置上了啊!)

(“鹿牙”......呃,这是真的只是鹿牙......)

Dipper不知道这展览的尽头在哪里,他目前看到的这些光陆怪离的展品都带给他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昨天说物理是艺术到底是否是种称赞......但至少我之前的人生中都没有涉足这个可怕的领域是正确的。)他忽然十分希望手边能出现一本物理或者数学书,因为当下再没有比数字和字母更能给他带来实感和安慰的东西了。

这时从展馆的另一侧传来一阵喧闹,一大群人正浩浩荡荡向Dipper的方向走来,这架势只在他还是个小男孩参加夏令营时的队伍中见过,而取代了带队老师位置、正站在人群之首和话筒与摄像机簇拥间的正是那Bill Cipher。

距离太远,Dipper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每到一件展品前,Bill就会停下来滔滔不绝,时而露出他那标志性的宽大笑容,而人群中也不时冒出笑声和唏嘘声。

Dipper看到这副场景觉得胃里难受,他很不喜欢这种情景。(礼物送到了,画展也来了,我就不打扰这位大忙人了。)他刚想离开,那队人马就移动到了展厅另一侧正对着他的位置,停在一幅他之前未留意的画前。

(那不妨再看一眼......)

然而那是Dipper在这一整天中最令他后悔的想法。

他先是注意到那副画的名字叫做“我的挚爱”。而后他看到那巨大的画布上是一个半裸的男孩,他以一种慵懒但挑逗的姿势躺在床上伸展自己的身体,而映在男孩身上的影子无疑暗示了什么。尽管男孩的脸被抽象的色块以及笔触代替,但只消稍加辨认,有那一头棕色卷发和脸的棱角,Dipper不可能认不出那是每天每天都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脸。画中人身下藏青的床单泛起褶皱——而Dipper现在还记得Mabel告诉自己,他原先的白色床单惨白得像是医院里用的东西,所以她在置办杂物的时候也给自己买了新床单,“更偏蓝一点的藏青,很适合你,对不对?”,她当时是这样说的。

Dipper在看到那幅画的五秒内就认清了那个可怕的事实,没了酒精的干扰,那一夜的更多细节涌入他的脑海里;他的一根植物性神经突然开始跳动,使得一阵电流延尾椎直抵大脑皮层。他不可抑制地脸红了。

而此时Bill正为他的这幅得意之作做完解说,以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结尾,引来追随者中一阵调侃的口哨和笑声。那只队伍做了一个九十度的转弯,直直面向Dipper行进。当然,Bill也在第一时间看见了面红耳赤、杵在场馆中央的Dipper。

但他把自己犯下的蠢事再度忘在脑后。他咧开笑容,冲男孩挥手,“嘿,松树,真高兴你能——”

Dipper猛地回想起了曾在电视上看过的田径运动员起跑的姿势,而他几乎在本能地模仿那动作:右脚蹬地,小腿发力——Dipper在Bill的问候说到一半之时就落荒而逃。

 

                                                         

唔,感觉玉米片被我写成了一个尬撩老流氓,还老是翻车的那种......x

 

以及,我没有学过物理也没有学过艺术......所以如果有任何理论或常识上的bug请指出!!感谢!(所以还是因为这个人为了帅气写了不擅长的东西x

 

总之感谢评论!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 ( 11 )
热度 ( 51 )

© 彤什弨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