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什弨兮

我喜欢,保持一种态度。
你们称之为……呃,乐观。

【BillDip】 Cheap Thrills 02

*自由职业者Bill Cipher x 研究生Dipper Pines

*本章有那么一丢丢Mabel x Pacifica

*现代都市AU

*有蛮多的私设

*祝食用愉快!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不出意料的,令人愉快的中午。Dipper Pines理应怀着轻松的心情离开他的实验室或图书馆,找到咖啡馆内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打开量子物理与人工智能论坛上最新的研讨会视频,在5月初的温暖阳光中享用他的三明治和黑咖啡。而此时此刻,(老天啊我这辈子都想不到)不仅是因为宿醉,来自前一天晚上的一番翻云覆雨的记忆正齐心协力地把他拖进精神和身体上无比痛苦的深渊。

Dipper那善于处理数据和逻辑的大脑在他想要从一种可以成为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时,十分干脆地选择了罢工,因而这可怜的青年就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在床边杵着不动了,要不是这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可能会一直发呆到夜幕降临。

他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想大步冲到门边,Dipper才刚刚发现自己除了一件T恤,全身可以说是一丝不挂。一阵愠热蹿上脸颊,他从地上捡起一条黑色长裤,胡乱套上后居然被那过长的裤脚绊了个踉跄。

Dipper把门拉开,几乎是在朝门外的来客怒吼。

你还想怎样?

来者似乎是被吓住了,久久没有回应。Dipper定定神,才发觉眼前并不是自己一直以为的一顶金发和一个戏谑的微笑。

“呃......这......Mabel?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啊,好啊,你对一周不见的双胞胎姐姐就是这个态度,嗯?”褐发的女孩叉起腰,抬头打量起弟弟。

“抱歉......真的。”

Mabel一把将她玫红的旅行箱推进公寓,任凭它径直滑到她的房间的门口。她拍拍Dipper的肩膀:“安啦!看上去这周你过得还......挺精彩的?”

Mabel的视线向Dipper的房间里望去,却被弟弟一下子挡住。

“你想多了......”Dipper故意无视了她的一脸坏笑,“比起这个,巴黎怎么样?”

“你不会相信的......那儿棒极了!”Mabel立刻兴奋地滔滔不绝起来,“我亲眼看见了那些模特儿们......还有设计师......我就站在他们的旁边!最棒的是,那些工作室和旗舰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只能在杂志上看到它们了!”

她一边说一边把行李箱拖回身边。行李箱里面的夹层被撑了开来,里面是脏衣服,外面是亮闪闪的新衣服。

“老天,这些看上去很贵。”

“大错特错!亲爱的弟弟,它们是免费的!”Mabel睁大的眼睛里闪着光,她从衣服堆里抽出一本词典一样厚实的粉色画册,向Dipper挥了挥,“那些设计师们知道我们是设计学院的学生之后慷慨地给了我们一些样衣,还允许我们看夏季新款的设计稿!你想象不到我收集了多少素材,Dipper,我就要成为全院的女王啦!”

“好吧,我还以为服装设计师都是些冷若冰霜的旧贵族呢。”

“是不是还有着很高的颧骨、梳着发髻、拿着羽毛扇?”Mabel看到Dipper气得鼓起脸颊,咯咯笑了起来,“这就是最重要的——多亏了Pacifica!”

“呃,那个Northwest?你请到她同行了?”

“恰恰相反!其实一开始就是她邀请的我。天呐,Dippy,你的姐姐好歹也是个人见人爱的派对女王嘛!”Mabel揪住自己的衣领,夸张地摇了摇头,“Pacifica到了巴黎简直是美人鱼回到了珊瑚礁——哎呀,别那样看着我,就是个比喻嘛!她好像认识每一位设计师,而且,穿起时装来比那些洋娃娃似的模特儿好看多了!”

“听上去她还不是个很糟糕的旅伴......”

“唔,其实一开始我也是这么以为的。但是,怎么说呢,就像是你吃巧克力脆皮雪糕,外面硬邦邦的,根本咬不动,但是到里面就会吃到甜甜软软的草莓夹心一样。她真的是个很可爱的人!”Mabel将她的画册翻开到一页展示给Dipper看,他抬了抬眉毛。那上面是一张打印的相片:阳光中的埃菲尔铁塔前站着两个姑娘,Mabel展开她标志性的笑容,露出酒窝;而涂着紫色眼影的淡金头发的女孩则恰到好处地微笑着,眼神微微瞟向Mabel的方向。

“我还给你带了纪念品。看,一条领结!你可以在正式场合戴——当然咯,你也没那么多交际场合要去,是不是?所以你要送给别人也没问题!”

“呃,谢谢......我很高兴你玩的愉快,Mabel。”Dipper嘟囔了一句(老天我的头开始疼了)。似乎没有办法再去无视那愈发强烈的不适感,他突然间眼前发黑。他想要露出一个表达由衷开心的笑容,但在Mabel看来他只是疲惫地抽动了一下嘴角。

“等等,Dipper,你还好吗?你看上去快晕倒了。”她停下手中摆弄着的礼物盒,从地上站起来,凑近Dipper,“你生病了吗?”

“不,我只是......有点累。对,我没事,不用担心——”Dipper摆摆手,向后退了一步,却又被那裤脚故意绊了一下。

“真的吗?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没事!这看起来就像你买新裤子的时候把自己的身高多记了10公分。”Mabel皱起眉头,伸手要摸Dipper的额头,“站着别动!”

“Mabel,我真的——”他跌进了沙发里。尾椎的撞击让他疼得呲起了牙。

“这很痛吗?”Mabel怀疑地问道,她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眯起了眼睛,“等等——为什么你的脖子上有淤青?”

“我——Mabel,不要进去!”

她冲进了Dipper的房间。

“我的天啊,这是酒味吗?真难闻......老弟,为什么地上会有一件破掉的衬衫?”Mabel凑近嗅了嗅,上面飘出男士古龙水的味道,“这还不是你的衬衫!还有,这床怎么这么乱?”

Dipper拐着步子走到门口,“这只是——”

“我亲爱的弟弟,告诉我——你,昨天晚上,都跟谁,干了些什么,嗯?

Mabel松开了夹着那破布片的手指。这时的她脸上挂着Dipper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和善的微笑。

“我......把房间借给了......”

“讲实话!”

“我在酒吧里碰见了个男的。”

Dipper省略了一些他认为无关紧要的细节,小声且飞快地进行了概括。

“没了?”

“......我喝醉了。”

“还有呢?”

“我没有交......男朋友。只是个意外......现在他走了。我俩没关系了。”

“你确定?”

“非常确定。”Dipper有些紧张地解释,“我向你保证我应付得了,Mabel,那个人,他还算是个......好人。所以不要担心——”

“哦,我没有担心!这都是你的自由,不是吗?只是觉得有些突然,就像是,嗯,弟弟忽然长大了?”Mabel笑嘻嘻地抬起头,比出一个和平的手势,“可惜我现在找不到彩虹旗......总之,不论如何,姐姐都会举双手支持你!”

“嘿,我又不是小孩子——”

“哦,Dippy,你是!”Mabel跳起来拍了一下Dipper的脑袋,“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一切?”

“我能。”

“太好了!”Mabel的眼睛里又闪起了星星,“哦,我得给你个抱抱!”

Dipper Pines有些心虚地接受了来自姐姐的拥抱。与此同时,身处两公里外的Bill Cipher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你没事吧,老板?”他身旁一个正架起梯子的人问他。

“哦,当然。”他挥挥手,“把那块墙壁空出来。我有一幅新的画要挂在那里。”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没有辜负Dipper前一天晚上吞下的双倍止痛药片,准时将他唤了起来。他梳洗得当来到客厅,正撞见手忙脚乱地将自己及腰的褐发编成一条蝎尾辫的Mabel。

“哇,早上好。真高兴我不用叫你起床......”

“早上好老弟!”Mabel急促地回应道。她将碎发打理整齐,戴上一条玫红的发带,“你今天要去哪儿?”

“图书馆。然后下午去实验室校对论文。今天难得不算忙。”

Mabel楞了一下。随即,她穿过整个房间道Dipper面前,拉起她的手。

“Dipper,我突然想起来,我一件极其重要、极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

“呃,什么?”

“就是后天,老弟,有一个所有青年艺术家都梦想被邀请的私人画展,在我们这里的会展中心举办;而且,老天,Pacifica有两张请柬——你绝对猜不到的——她叫上了我!”

“真棒......所以呢?”Mabel在兜圈子,而Dipper对此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有咖啡馆的兼职在身!老弟,我不能冒着被断绝零用钱来源的风险翘班,但是更不能浪费掉这人生中可能只有一次的机会!”

“我不认为一次画展的重要性可以被夸张到如此地步......”

“不不不Dippy,你什么都不懂!”Mabel捏紧了Dipper的手,“这可是备受各所大学关注的展览!你敢说你一点都没听说过?”

Dipper咬咬嘴唇,摇摇头。“没有。我不是名艺术家——”

“可是,这可是那个William的个人展。就算你不是学艺术的,这个人你也该听说过——作为社交的一部分?”

“Mabel,我真的对坊间八卦和风流逸事没有兴趣.....”

Mabel嘟起了脸颊。“拜托——我以为你的社交生活终于有点起色了,老弟!你的物理脑子是诗意生活的最大敌人!”

“好吧,但这缺乏诗意的20年生活我过得还挺自在的。”Dipper耸耸肩,“所以,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代班,老弟!帮我去咖啡馆代班好嘛,就一次?求求求求求求你啦——”

“后天,在你去看画展的时候吗?”

“嗯......不。后天我不用打工......所以其实是今天啦。”

“什么?”

“准确的说,是现在——别担心,我已经和Robbie打好招呼了,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Dipper拽紧了他的背包背带,“而且Mabel,后天的画展为什么要我今天去帮你代班?”

“因为,我今天要和Pacifica逛街呀。这可是我迈向设计界女王宝座的重要一步,所以那天我得全副武装!”

Dipper正想质疑这个理由的真实性,就从楼下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汽车喇叭。他无奈地看向Mabel,后者踮了踮脚,冲他摊开手。

“Mabel,我的计划都乱掉了——”他试图抗议。

“我们会去市中心,然后我会帮你挑几件好看的衣服回来,怎么样?”

“我觉得卫衣和牛仔裤就已经不错了——”Dipper没有放弃抗议。

“那再带几本科研杂志?你知道的,最新的版本在我们校区可得一段时间以后才有!”

“其实我可以等的——”他的抗议声变的微弱起来。

Mabel嘟起嘴想了几秒,随后露出笑容。

“巧克力卷,胖仙女的巧克力卷!这个怎么样,我知道你喜欢这个!”

“我......”(哦不我忘了Mabel知道我喜欢甜食!)Dipper有些乱了阵脚,“怠惰的甜食是——”

“——是科学研究的最大阻碍!得了吧,老弟,你每次都用这个借口。”

“好吧,好吧。我投降,Mabel。”Dipper摇摇头。他戴上鸭舌帽,准备出门,“但别玩得太晚。”

“哦老弟!我太感谢你啦!”

“行啦——”

Dipper接住了扑过来的Mabel给他的拥抱,而这时楼下响起了更加不耐烦的鸣笛声。

“唔,我得快点了!”Mabel开始七手八脚地将口红、钱包和手机塞进她那亲手彩绘的提包,“是广场西面的那家costa,你认得路吧?”

Dipper向她比了一个大拇指,背上包先行离开。

他走到楼下时,看见一辆银白的敞篷跑车停在路边,驾驶座上穿着雪青色连衣裙的正是Mabel一再提起的Pacifica Northwest。除了对这位颐指气使的大小姐的各种传闻,Dipper只在咖啡店见过她一次,而那次匆匆一瞥留下的印象与他对高中历史教材中一幅名叫《工业革命时期贵妇的下午茶》的插画的记忆别无二致。Northwest看见有人走出公寓,摘下了她那副遮住半张脸的蛤蟆镜,与Dipper的视线撞了满怀。Pacifica也几乎立刻判定这就是Mabel一再提起的胞弟;而此刻两人同时面临的尴尬境地便是,该不该向姐姐的朋友和朋友的弟弟打招呼。他们的对视持续了无比僵硬的三秒钟,就在Dipper撑起笑容、举起右手打算挥手的那一刻,Pacifica低下头重新戴上了她的墨镜。

 

“呃,我是来帮Mabel Pines代班的。你应该就是Robbie?”Dipper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阴郁、鼻尖上还长着一颗青春痘的男子,试探性地询问。

黑头发的青年抱起手臂。

“是吗?那么你迟到了。我们8点正式营业,你应该提前半小时到。”他冷冰冰地说。

“严格意义上讲,现在是7点28。我可不认为你通过给员工找茬来施压是什么好的管理手段,Robbie。”

“叫我Robert,小子。”

“所以你就是店长?”

“我不是。但我是你的头儿。”

他翻了个白眼,将一张磁卡塞给Dipper,示意他去员工更衣室换上制服。Dipper一边套上衬衫和围裙,一边暗自期望这刻薄无赖的头儿平时没有给Mabel找太多的麻烦。

等他出来的时候,咖啡店里已经有零星的客人走了进来。“嘿!你就在这儿,负责把饮料和餐点拿给客人。收银那边会有小票递过来,名字和点的东西上面都有写,别念错了。”Robert指着吧台的一块空档冲Dipper笔划,“干到11点你就可以走人了。我可不敢在午餐高峰期还留着你在这儿添乱。”

“哦。”

(他把我说的像个弱智一样......我敢打赌他连显微镜的放大倍数都不会算。)

不过,这位Robert打发自己去的倒是一个十分清闲的岗位(看来我不用费什么事......)。除了他会遇到一些留下奇怪名字的客人,还有些人留了奇怪的言,让他不得不用马克笔把那些(蠢)话写在杯子上。临近中午,咖啡店开始渐渐被一脸疲惫或精神抖擞的学生充满,Dipper发现自己在这个闲职上也不那么游刃有余。

他感到有一点累了,但人流丝毫没有变少的趋势。Dipper只能清清嗓子,接过下一张小票。

(好吧,奇怪的名字,又来一个......My Beloved?)

“‘我挚爱的’先生,一杯美式。”

他等了一会,并没有人闻讯赶来。

“‘我挚爱的’先生?”

Dipper低头查看小票上的名字,怀疑起自己是否念错(那可就太蠢了),但余光发现自己的面前已然站了一个人。他的嗅觉神经先他一步闻到了一股可以说是熟悉的古龙水味,然而Dipper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伸手将那杯仍然很烫的咖啡向前递去,并且在抬起头的同时征求确认般地问道:

“我挚爱的——”

你挚爱的什么?

(哦不。上帝啊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Dipper太阳穴旁的一根神经开始突突地剧烈跳动。在他完全看清面前金发男子的样貌后,这位素来才思敏捷的物理学者的大脑直接卡壳,以致几秒后他才一个激灵,失手将滚烫的咖啡全部泼在了Bill Cipher的身上。

 

                                                       

耶,我从监狱里被放出来啦!

 

轻松的喜剧写起来超开心x

这篇加了很多很多小私心,比如Dip喜欢巧克力玉米片会喷古龙水Mabel的玫红色Pacifica的雪青色什么的......总感觉这种小细节很戳人ww

另外关于现代设定下的角色服装......我一直脑补的是(不要吐槽我的衣品x)松树是T恤卫衣牛仔裤,红蓝配色,耿直的大学生打扮;玉米片一种是衬衫腰带尖头皮鞋头发微长可以扎起来的雅痞路线(不是房地产!),一种是黑色皮肤穿着收脚裤踩着AJ的健气路线......啊都好可爱(活在脑洞里

 

总之——感谢评论、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 ( 5 )
热度 ( 39 )

© 彤什弨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