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什弨兮

我喜欢,保持一种态度。
你们称之为……呃,乐观。

【BillDip】No One Gets Hurt 04

*SCP基金会世界观

*收容物Bill Cipher x 高级研究员Dipper Pines

*本章也有一丢丢猎奇

*Bipper出没

*祝食用愉快!

                                                     

Dipper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无视万有引力漂浮在半空当中,向下望去是他熟悉的基金会内部,以及匆匆忙忙的众多员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究其根本,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样睡去。但他明白他不该惊讶,因为无论是被索去的、还是被给与的,这都显然是个梦。

那就享受这个梦境吧,他不无逃避地想着。

他尝试着移动,这似乎只要倾斜身子便能达到。降落到地面,来往的人不闻不问,他意识到自己现在颇像个虚无的幽灵。Dipper开始漫无目的地游荡,突然他注意到了一抹金色从门内穿出,尽管有些迟疑但他很快认定在这荒唐的梦中没什么不可能发生,便选择跟了上去。

来往的人看不到Bill,Bill却也同样看不见自己。突然升起的好奇心让Dipper想要知道在独自一人时这一直神态自若的傲慢生物到底是怎样一副模样。待他凑近打量Bill的面庞,却隐约觉得他表现得根本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人:男人的薄嘴唇抿成一条线,睫毛在轻轻颤抖,似乎刻意放慢了眨眼的速度;他走路的速度忽快忽慢,手杖则不停地在左右手间换来换去。这时Dipper察觉到Bill举手投足间的迟疑甚至困惑。他看上去在为某样重大的决定而犹豫不定,而显然他不习惯这种犹豫的感觉。

Bill最后走到了设施的深处,那里控制着基金会最危险的收容物,甚至藏着一些秘密,一直以来鲜有人造访。暂时没有实体的他在一扇似曾相识的巨大的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径直穿了过去,Dipper跟随其后。但接着出现在眼前的场景有些骇人,那是一口足有五米高的透明容器,边缘被钢板密封;里面看上去浸满强酸,一头体形巨大的蜥蜴类生物屈居其中,过半的鳞甲和血肉被腐蚀到只剩森森白骨。它注意到Bill的存在,吐出的鼻息在液体中形成了几个气泡。

Bill微笑着向那生物脱帽致意,嘴里的问候变成了某种低沉的嘶鸣,巨蜥用相同的声音报以回复。这见面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却足以让他们进行复杂的交流。以巨蜥的一声叹息收尾,他离开了那屋子。

从见到Bill至今,他身上已发生无数的事情来颠覆Dipper的认知,此时他也可以将不可思议归咎于梦境,所以他并没有做多于旁观的事情。

之后Bill又进出了好几个收容设施,里面的生物或对他抱有敌意,或对他感到畏惧,也有的直接无视了他的出现。他有选择地和收容物进行交谈,有时也一言不发地注视它们,那样应对自如的Bill显得像是个伶牙俐齿的阴谋家。最后他站定在了一间黑暗屋子的中央。地上的一束光源投影出的屏幕先是写着“无信号”,一阵电流声后那上面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身影,圆顶礼帽投下的阴影让Dipper看不清他的脸,有些过长的刘海下紫色的瞳孔在微微反光。

Bill的脸上没了严肃,露出一个咧到嘴角的笑容。

Dipper听到他亲切地称呼圆礼帽为“brother mine”,并夸张地鞠了一躬。

那人皱起了眉头。

“别假惺惺的了。”他的语气中透着无奈,“多稀奇,你居然会来找我。”

“真令人伤心,Taddy,有必要对我这么冷淡吗?”Bill将手杖拄在身前,双腿微微叉开。

“你又想要做什么?”他没有理会Bill的嘲讽。

Bill若有所思地环顾四周,再次开口时他讲起了Dipper听不懂的语言。尽管捕捉到了几个破碎的拉丁文单词,他还是无法理解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

这让我看起来像个傻子,博士愤愤地想。

他们商量起某件事。对方似乎在试着劝说,Bill的口气却带着不容置疑,他只能无可奈何地不断让步。突然他听到被称作Taddy的人严肃起来,问了一句什么,Bill则满不在乎地只丢给他一个词。

“Nemo.”他这么说。

接着对方又提了一个问题。

“Hoc est simplicisimum.”Bill回答道,“Amor.”

“看上去我管不着你,是不是?”那人思索几秒后,重新说起了英语。他向Bill摊了摊手,“当然,一向如此。虽然我还是想告诉你——”

Bill用故意拖长的声音打断了他:“我清楚我想要什么!”

“——它终归会伤到你。”男子坚持说完了他的警告,“我希望你能把握好分寸。”

挥了挥手,Bill没有再搭理他。

离开之后Bill自顾自打了一个响指,Dipper随即感觉自己开始往下坠。来不及惊呼,他的意识就脱离了梦境。

 

 

听到汽锁门开启的声音,驻守在门口的安全人员用余光瞥向从门内走出来的博士。他看起来没什么异常......除了深深低着头,他褐色的头发随着脑袋的摆动在左右摇晃。

“博士?您还好吗?”保安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枪支。

“哦、哦。我很好。”青年用几乎要把脖子甩脱臼的力度猛地抬起头,再慢慢地把头低下,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来跟人搭话,“从没这么好过。”

保安听闻过这位博士的古怪,但这说法实在无法打消他的疑心。

“需要我叫医疗人员来吗?”他问道。

“不用,当然不用。我想我得走了。”那博士冲他展露微笑,离开的步伐却像喝醉了一般踉踉跄跄。

一段时间后,他在控制塔底部的电梯前停了下来。那金属门边有一个小小的感应锁,显然要用身份卡才能开启。

那么......它会被放在哪儿呢?博士伸出手指探入前胸的口袋,那是空的;他又将手向下滑去试探臀部和腰间——他眯起了眼睛,终于找到了别在腰侧的身份卡。在旁人看起来那是一个要么诡异、要么尴尬的场面——倒是因人而异——因为Pines博士显然在旁若无人地抚摸自己,好在基金会的诸位都早已学会了视而不见......

除了那正大摇大摆走向他的矮胖研究员。

“看看这是谁呀?我们大名鼎鼎的Pines博士!”他双手背在身后说道,“听说你接手了个保密项目,还被带去做了精神检查?原谅我的敏感,但我真为你的健康担心呐!”

他的油腔滑调引起了博士的注意,尽管那注意只是侧过脸来的一瞥。研究员看到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变得像新月一般闪着金色。他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带一丝善意的笑容。

“拖着这身肥肉滚开。你待在这里简直让我作呕。”

小胖子愣在原地。他张开嘴想要说出更恶毒的话语,能发出的居然只有带了委屈的结巴音节。这时电梯来了,博士站进去后将门立刻关上,只留给他一扇倒映出他自讨没趣的蠢像的冰冷金属门。

上升、上升。从电梯走出后博士看到自己已经身处核心控制室。四周是无数台精密的仪器,它们不仅仅用于监控和通讯,其中更有收容设施的闸门和保险装置。他想要迈开步子却又被一名持枪的人员拦下。

“嘿,研究员,你不能进入这里。”

博士将那保安的手从肩膀上掰开。

“谁允许你这样跟我讲话?我有预约过Northwest先生。”

那人将信将疑地放了Pines博士进去,“他在办公室,你可以直接去那里找他。”

青年走过那一排一排的监控屏幕和控制台,瞳孔难以抑制地因兴奋而放大。最后他来到了中央位置的办公室,那上面写着“Site主任”。

他抬手敲门,未得到应允便推门而入;接着他立刻以高亢的问候盖过了落锁的声音。

“你好啊,主任。我希望你还记得我们的小小会面。”

从文件中抬起头来,那长着一张了无生趣的长脸的中年男人表情上写着对青年轻佻态度的满腹不满。

“是的,Mason Pines,请坐下吧。”

“哦,感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这花不了多少时间。”他瞥向眼前的男人。

这位主任几乎在对视的同时察觉到了那危险的眼神。他的右手抖了一下,骨瓷茶杯和茶碟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那就快说吧。”

“我想要申请一些供研究SCP-119的,额外物资。”青年在那串编码上加重了语气,“哦,你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项目。要达到预期的成果,我想我还缺点东西。”

Northwest摇摇头。

“研究员,你知道基金会在每个收容物身上要花多大的人力物力吗?更何况这个119......如果你在它身上找不出除了那火苗以外有价值资源的话,这申请并不现实。”

他话音未落,便看到青年微微前倾身子,向他所在的位置慢慢逼近。

“很好。尊敬的先生,你难道不知道议会十分重视这个项目吗?”他压低声音,“那你也应该明白,拒绝我等于在违抗议会的决策?”

“可是你并没有权限知道这些——”

“我知道的不止这些。”一个笑容在他脸上裂了开来,“让我们看看......你那挪用公款的秘密恐怕没多少人知道?那些博士们要是听说他们被削减的研究资金竟被拿走满足了你的一些小小嗜好,他们会怎么想呢——”

男人躲在胡子后面的嘴唇从微张渐渐变成了一个嫌恶的角度。稍加思考终于他选择妥协。

“说吧,你要什么?”

青年的笑容加深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

“一个玩偶,我想?”

中年男人以为这又是一个来自这古怪博士的玩笑。

“你是指D级人员吗?说明白点——”

“愉快的交易,Northwest先生。”

青年向他伸出了手,他犹豫着将自己的递了过去。郑重其事地握完手后,他抽回手的动作被一个更大的力量所阻止,他看到钴蓝色的火焰舞动着蔓延上自己的前臂。他惶恐地看向眼前的人,其眼中闪现出的诡谲金色则越来越盛。在失去意识前他感到自己在被剥离身体,然后轻而易举地,他被推入深渊。

 

“这不对。”Dipper不安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我明明梦见你——”

“哦,松树,别管那些。那只是个愚蠢的梦。”Bill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试图捧起他的脸,却被Dipper躲开。

“你在计划着什么?”他盯住那只漂亮的金色独眼,“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无论做什么,松树,”Bill轻声说道,“我都不会让你受伤。相信我,好吗?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在一起。”

他撩开Dipper的刘海,看到那北斗七星的胎记时发出一声怜爱的叹息,然后亲吻了上去。如他所料,青年这次没有躲开。

该死。该死。Dipper的内心不断地咒骂,七层地狱啊,我现在算是什么,一个被征服的小孩子吗?他倒情愿Bill所有的甜言蜜语全部是谎言,但他始终没能找出任何破绽;他越陷越深;他醒不过来。紧接着他听见Bill让他去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

“明天将会是漫长的一天。”他这么说。

Dipper的脑子乱作一团,心情称不上紧张也达不到担忧。回到办公室后,他将灯的开关全部关掉。

整个人陷入黑暗,他要做好准备迎接未知。

 

                                                           

项目编号:SCP-119

项目等级:Euclid

 [警告]:在管理者的命令下此文档已被列为最高机密。你需要一个更高的安全等级来查看此文件,任何未经授权之人员访问该文档将立即被模因抹杀触媒处决。

附录:

来自:███议员-O5-4
收信者:Site-██ Northwest 主任
主题:权限更新回复:安全等级 回复:SCP-119

优先等级:O5

新等级:仅████博士本人被允许与之接触

有效日期:██-██-███

                                                              

碎碎念一下!

好吧,这是个有点无聊的过渡章节?至少写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总之下一章会有高能。嗯。)

希望我那东拼西凑的蹩脚拉丁文没出什么岔子......我只是觉得Tad和Bill讲拉丁文会很帅x(你

总之感谢小红心还有小蓝手!真的,看到你们的评论超级开心!

以及依旧欢迎来找我玩!


评论 ( 28 )
热度 ( 81 )

© 彤什弨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