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什弨兮

我喜欢,保持一种态度。
你们称之为……呃,乐观。

【BillDip】No One Gets Hurt 02

*SCP基金会世界观

*收容物Bill Cipher x 高级研究员Dipper Pines

*脑洞产物

*祝食用愉快!

                                                                                          

 

Dipper在研究区域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套间,这让他往返于收容设施和办公室变得更加快捷。基金会讲究效益,实际上,是有价值的效益;所以当身为B级人员的Mason Pines博士申请一套在安全区域的住所时,Site主任几乎是立刻批准了。年轻的博士在同龄人还在喝酒跳舞的时候取得了最高的学位,前辈的引荐下他在基金会内崭露头角,很快就成为高级研究员中少有的年轻面庞。他在维度领域的造诣无疑是让他节节高升的原因之一,而一篇关于生化收容设施改进的论文更让他在整个基金会内名声大振。“为荒诞而生的天才”——人们这么评论他,于是不可避免地将这位博士平时显露出的不善交际与固执夸大成冷漠与偏执,或许也成了他停留在目前编级的原因。几乎所有人相信,只要Pines博士在人型SCP的研究上稍有突破,那么他跻身A级人员甚至O5议会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从房间里出来,Dipper前往与SCP-119的第二次会面。他对这名浑身都是谜团的收容物感到棘手,不只是因为那难以相处、对自己态度轻浮的男人令他头疼,更是Dipper的直觉可以从他身上感觉到某种危险。关于静焰的研究基金会里有过先例,Bill Cipher的到来确实可以延续以前的研究,但如果他只是一个可以操纵这种火焰的异能力者,绝不会引起O5议会直接重视。

回忆起昨天的对话,Dipper有些难堪地发现自己几乎一直被Bill牵着鼻子走。

这太丢人了,怕是在基金会里都从未有过。我是不是该庆幸那录音笔被毁了?

至少我今天得问出点儿什么来。

Dipper沉着脸走着,又没有发现自己无视了两个普通研究员恭恭敬敬的问候。

他来到了上次会面的玻璃门前。走过那条走廊,直接摇头拒绝安全人员递来的防火服,推门进入。房间里充满了难闻的焦糊味,而这味道的罪魁祸首在玻璃的另一边若无其事地翘着腿。

看见Dipper进来,金发男子的独眼兴奋地睁大。

“哦,嗨,松树!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你好,119——Bill。”面对热烈的欢迎Dipper勉强回报了他一个微笑,“你是把什么烧掉了吗?”

“显而易见。抬头看看,我恨死那些摄像头了。”

房间四个角的监视器都冒着烟。Dipper很无奈。“你不喜欢被监视着?”

“那本该是我的专利。”Bill发出一声轻蔑的鼻息,“而你们总妄想着僭越。”

Dipper拉开椅子坐下。他抿起嘴角随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Bill露出一个快乐的笑容。

“你真是太可爱了,松树!你在套我的话。”

“我——什么——当然没有。”

他的笑容几乎要咧到耳朵,犬齿清晰可见。

“你当然有。这不就是你和我见面的目的吗?真让我伤心,松树。你才不是为了见我而来的,你是为了研究成果。回去后你在报告上写什么了?嗯......‘SCP-119,一个会操纵火焰的性感帅哥’?”

调侃让Dipper红了脸颊:“我才不会那么写!”

Bill大笑了起来,他靠倒在椅子背上。

“有没有人告诉你:虽然你是博士,但你本质上就是个笨拙的男孩?”Bill站起身,凑近对方。他脸上还凝聚着笑意,鼻息在玻璃上涂出了一层薄雾,金色的独眼里Dipper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看看你——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明明不必要却一直穿着的白大褂、刻意远离社交——这都是你的伪装。告诉我,孩子,我说的对不对?”

那笑容看起来别有深意。Dipper忽然感觉他的胸口被眼前的人戳穿了个洞,一阵凉意爬上他的尾椎骨。老天——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

“我知道很多事情,很多事情。”Bill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你可以继续问,松树。”

Dipper沉默了几秒。

“我可否认为你具有某种感知能力?”

“你小瞧我了。我无所不视。我无所不知。”

“那么明知道这是座囚笼,你为什么自愿来到这里?”

“为了乐子,松树。你看,现在它就让我遇见了你。”

“你......”Dipper发现之前的预感应验了,他所面对收容物远比他想的危险,各种意义上。本能告诉他必须尽可能远离这个人,意识深处却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被称为是好奇心的东西在驱使着Dipper,显然眼前的人对他有着——真是荒谬——致命的吸引力。

冰冷的恐惧感渐渐褪去,他听到自己再度询问对方为什么肯告诉自己这些。

Bill干脆地开口:“因为我很喜欢你。”

Dipper睁大了他的眼睛。“可——”

“嘘。”Bill将一根食指放在唇边,“换我问一个问题,好吗?这个地方多么怪异,有这么多人类。想想看,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来到我身边?”

Dipper无从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同样在困扰着他。

“你不用现在就给我答案。回去好好想想,松树。”

Bill凝视了他几秒。

“另外......我说过的,撒谎与否,决定权在你。”

摘下礼帽,Bill欠了欠身,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原地。

 

“Anderson,去帮我申请一个4级安全权限许可。”经过助理研究员的桌子时,Dipper如是吩咐。之后他径直走进了办公室,反手锁上房门,扑倒在椅子里。

为什么是我?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不得不承认,他表现出的那样不近人情只是对别人的误解的顺水推舟,掩饰了自己的笨拙也覆盖了自己柔软的一面。伪装被点破总归是令人不舒服的,换作Dipper此时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后,电脑传来了一声提示音:是授权邮件。Dipper循着链接来到了基金会的资料库,他已被允许查看SCP-119的更多资料。

如今才可以访问的是几份事故报告。第一起是文字形式的对话记录,那时负责Bill的是位出名的物理学家。里面记录的收容物和Dipper接触到的那位相比,显得更加恶毒和傲慢;他无时不在嘲讽着面前博士的目光短浅、基金会的本质与它冠冕堂皇的外表大相径庭——Dipper发现自己不得不认同某些观点。他应允了基金会的部分要求,比如行动受限,却对受到监视表现出强烈的反感;尽管像是在表示施舍,他也答应为研究员展示火焰,同时肆无忌惮地烧掉一些引起他反感的东西。不过让研究难以进行的是Bil拒绝回答一切涉及自身本源的问题,第一任博士的研究因此陷入瓶颈,被调离了项目。

第二起事故颇具神秘色彩。起先研究员与Bill的对话还算正常,但渐渐他的记录开始变得语无伦次,随后是大量的被删除数据,最后经过精神评估那位博士被判定了疯狂。因为缺少监控,博士失去理智的原因无法得知,而关于Bill的研究依旧没有进展。

第三起是一件恶性伤害事件。这次基金会派了一名心理学家去见Bill,仅是第一次会面就不知为何引起了他的暴怒。事故记录附带了房间外监控拍摄的录像:那房间里先是传出尖锐的笑声,再是传来喊叫和怒骂。门口的安全人员刚打算实施控制,那可怜的心理学家就哭叫着、浑身燃烧着摔出门来化成了一堆焦骨。

Dipper沉默着看完这一系列资料,过低温低的空调让他很不舒服。他本以为自己会是下一个受害者,但更新的资料显示SCP-119已经拒绝了除他以外所有人的见面。他理应对Bill Cipher感到恐惧,但Bill的种种行为和他探知谜团的本能与之相消;他思索着是什么让自己取得了Bill Cipher的认可,倘若他真的全知全能,他究竟是欣赏哪一点才让他丢给自己一个暧昧不清的“喜欢”?

是了,为什么是我?

 

再次去拜访Bil时,Dipper在门口被第一次见过的收容专家拦了下来。

“博士,您必须穿上防护服。”上回Dipper的拒绝似乎让他很不满意,所以他的口气也不怎么友善。

Dipper仍试图拒绝,未没开口房间内就传来了一个轻佻的声音。

“哦,我怎么会伤害我的松树?快滚吧!”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Dipper没有坐下,他将眼镜叠好放在桌上。

“接受。虽然我只是认为,那身麻袋挡着你了。”他用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在桌子上点着,“所以,我的问题。你想好怎么回答了吗?”

“想好了。”他看到Bill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但是我想先听听你怎么说。”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

“为什么是我?”

Bill皱起眉。“那是我给你的问题。”

他摇头。

“我看到了之前那些研究员的遭遇,我本以为我会是下一个。所以,现在,回答我——为什么是我?”

他看见Bill的独眼中充斥起讶异。男子将自己的坐姿摆正,换上了严肃的语调:“很好、很好。松树,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看看现状——我既没有折磨你,你也没有逃跑。你还没有意识到吗?我们很像。我们都有美好的不定性;我们生于荒诞又都固守原则。所以我们在吸引彼此,而且我们会离不开彼此。你和他们都不一样,外面的那些蠢货遣你来到我这里仅仅因为——”

Dipper明白他的回答是在打开心房、放进一个恶魔,但他也明白他不会后悔这么做。

没有比在谎言之中渴求真相更荒谬的事了。他终归不会放任未解的谜团从手心溜走。

“——是因为他们认为我的理性和冷漠会成为研究成功的钥匙。他们错了。”

他直视面前的人。

“他们不了解你。”

“他们不了解我。”

Bill的脸上即刻绽放出笑容。“那么我们终于可以卸下盔甲,成为朋友了,嗯?”

“我想是的。”

“很好、很好、很好。”Bill举起他的手杖,只用前端触碰隔在他们之间的玻璃,后者便化成了碎末。他伸出右手,钴蓝色的火焰在上面跳动。Dipper的指尖探进了火苗,寒意让他仿佛瞬间坠入冰窖;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一个更温暖的存在捉住,他抬起头对上金发男人的笑容,竟从中挑不出一丝一毫的虚伪。

 

临走时Dipper被Bill叫住。

“松树,你的眼镜。”

“烧掉它、折断它,随你喜欢。它归你了。”

                                                                                      

项目编号:SCP-119

项目等级:Euclid

追加描述:SCP-119能操控火焰,具有一定的破坏能力;除此之外没有异常效应。████博士将对其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一点碎碎念!

 

玉米片的编号是我瞎编的x   本家的SCP-119只是一台,嗯,微波炉。所以姑且就用了玉米片的初登场当编号。

 

关于那个“为什么是我”,其实也是我自从掉进BD大坑就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一个万恶不赦的恶魔会爱上一个男孩?为什么一个男孩会爱上他的梦魇?

我试着在文中解释,生怕词不达意。无论如何,他们身上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也是我一直爱着他们俩的原因。

 

那么,感谢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

欢迎来找我玩呀!!


评论 ( 18 )
热度 ( 117 )

© 彤什弨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