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什弨兮

我喜欢,保持一种态度。
你们称之为……呃,乐观。

【BillDip】No One Gets Hurt 01

*SCP基金会世界观

*收容物Bill Cipher x 高级研究员Dipper Pines

*脑洞产物,可能会有BUG和OOC存在

*建议先花几分钟了解一下基金会qwq

*祝食用愉快!

                                                                            

 

“进来。”

敲门声结束后传来的是门锁打开的声音。助理研究员快步走到自己的组长兼导师面前,他是想把怀里的资料递给他,但眼前的褐发青年却没有一点要抬头的意思。

“Pines博士......?”

“我说过多少次了,放下资料,走人。你知道我很忙。”

助理连忙解释。“可是......这是议会的议员刚刚批下来的文件。我被要求直接送到您面前,并确保您亲自过目。”

青年抬起头,一张对于博士称号略显年轻的面庞上是被眼镜镜片稍稍掩饰的疲惫和烦躁。

“议会?给我?”助理点点头,博士叹了一口气,“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我要负责多少个项目?”

青年接过印有基金会标志的密封文件,上面用基金会一贯的警告性质语气写着3级安全权限以下人员禁止查阅,除此之外上面还印着他的名字:Mason Pines博士亲启。

助理的慌张来源于何处似乎显而易见了。刚刚被顶头上司O5议会遣去送了一份自己没有权限查阅的机密文件,又受到了隶属小组的组长的呵斥,以他的人员编级,怕是不慌也难。

“没有别的事的话......Pines博士。”助理语毕退出了办公室。

基金会的等级制度让所有人说话做事仿佛回到了某个老牌谍战片,有时甚至陷于其中而毫无自觉。对自己刚刚对待助理的恶劣态度稍感抱歉,Dipper一手拎着文件的一端放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敲了敲。他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了一把美工刀划开封条,摘下眼镜开始阅读袋子里的文件。

第一张纸是议会给Dipper的通知,要求他立即终止目前正在进行的一切研究项目(都会被妥善转交给其他研究人员或研究小组)以开始着手对新收容物SCP-119的专项研究,不应组成研究小组,仅博士本人被允许参加项目;并且简要说明了这么做的理由——之前的好几个高级研究员都遇到了不可抗的研究困难,尽管具体是什么困难没有被明确提到。看来上头对这个项目十分重视的同时不忘卖个关子,终归花尽心思要让研究得到进展。

敢情是最后一个才想到我......Dipper稍微有一些郁闷。接下来的收容物档案阐明了这样做的原因;被称为SCP-119的收容物外貌为成年白人男性,能够正常沟通并表现出高等智慧......

看来自己的人际交往能力已经被同僚和上司轻视到一种境界了。

随后的是一些老生常谈的保密协定、研究须知和安全保证书,附带了记忆清除及D级人员申请流程。最后的是一枚记忆棒。Dipper将它连入自己的电脑,显示出那是一份视频文件,讲述的是SCP-119的收容过程。

视频告诉Dipper一个月前,一个被针叶林环绕的俄勒冈州小镇发被火灾烧毁。整个小镇被冲天的钴蓝色火焰吞没,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不见平息;火焰是没有灼热感的,可以说是冰冷的,但它确确实实地在燃烧着,没有任何扑灭它的办法。这件事被警署上报到了基金会,而在MTF到达现场后,从火焰之中闲庭信步般走出来的却是一名身着礼服、举止得体的年轻男性。他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颇有此地主人风范地询问队员们的来意。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和收容专家的简短的交涉后,男人表示愿意跟随特遣队去往加州的基金会支部。直到有人提到了仍在疯狂舞动的火焰,男人才露出了一个过于宽大到露出犬齿的笑容。他用带着黑色半掌手套的手打了一个响指便结束了那场大火。视频的最后一个镜头是那男人经过了正在秘密拍摄的针孔相机;说来有些毛骨悚然,但Dipper确实感到了男人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的金色眼眸把眼神漫不经心又傲慢地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恍如被掠食者发现的猎物,他打了一个寒颤。

 

与SCP-119的第一次会面被安排在次日上午。Dipper稍微感慨一了下办公室少了研究资料后居然空旷得让人不自在......尽管刚刚接手的收容物明显也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他未必会轻松多少。

Dipper戴上眼镜、披上白大褂准备前往收容容器,在离开办公室前又稍微有一些迟疑。他对着书橱的玻璃反光理了理他的褐色头发,并对自己解释道这只是他第一次直接接触人型收容物。

容器离他的办公室并不远,或者说那只是一个见面地点。玻璃门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安全人员,Dipper有理由猜测那是一件防火服。

可是如果你遇到的火焰根本不是高温的呢?

Dipper在读卡器上扫过他的身份卡,玻璃门向两边打开了。那后面是一条有些太深的走廊,走廊尽头又是一扇白色的门。这是不是也都是防火材料做的呢?

Dipper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像罪犯家属探监的房间,被玻璃和桌子分割成两半,桌上有话筒和纸笔,天花板的四个角都有监视器,还站着一个同样穿着防护服的人。那人解释道自己是负责SCP-119的收容专家,一些客套话之后,他要求Dipper也穿上那套防护服。

Dipper看了一眼那套活像个管子的衣服:“这东西谁都不会情愿穿的。”

“这是为了您的安全,Pines博士。”那人强调道。

Dipper没有回答,不知为什么要穿上身的白大褂显得特别碍事,他只能笨拙地套上防护服,也没有停下在脑内对这衣服性能的质疑。

我可从来没有参与过这种东西的设计,他嘀咕着。之后他艰难地抬腿坐到了眼前的椅子上。太好了,那现在我活像个被晾在椅子上的麻袋。

收容专家退出了房间。玻璃对面的一闪沉重的铁门传来了滴滴声,Dipper感觉布料下自己的手心在微微沁汗。他将手握成拳头,不安地小幅度地摩擦起大腿。

门开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在前,一名持枪的麻袋安保跟在后面。

男子抬起下巴打量了一下房间,视线略过了Dipper。

“我要求独处。”他傲慢地冲着空气提出。

一阵沉默,那安全人员接收到了什么指令,便也从他进来的那扇门离开了。

Dipper忽然有一种错觉,那男子的发梢攀上了一丝红色。

“再说一遍,我要求独处。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这些眼睛能有什么用处吗?”

摄像机传出了嗞的一声,看样子监视者们乖乖关掉了它们。Dipper还来不及惊讶,男子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轻男子。他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外套、白色的衬衫和马甲,脖颈上系着领结,头上甚至带了细长的高顶礼帽。男子有着一头璀璨的金发——几缕碎发垂下挡住他的右半脸——以及同样美丽的金色眼眸,只可惜漆黑的眼罩遮住了他的右眼。

他对有些紧张的Pines博士露出一个大的夸张的微笑,用手杖拉开了椅子坐下。

“名字是Bill Cipher——所以最好打消以那愚蠢的编号称呼我的念头。”自称是Bill的收容物这时才毫不避讳地打量起Dipper,“很好——既然现在没有人能够打扰到我们,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嗯?”

“Pines——Pines博士。”

“所以我得管你叫博士,是吗?”男子勾起嘴角,露出了他的犬齿,“在你之前来了另外三个博士,你猜他们现在怎么着了?你们总觉得自己是来研究我的。为什么不能考虑考虑其他的关系呢,比如——朋友?”

Dipper承认他之前从未遇到这样的收容物,把这样的人丢给自己,简直是不善言辞的他的噩梦。于是他只好结结巴巴地回答道:“Dipper,如果你愿意的话,Cipher先生,可以这样叫我。”

男子点点头。“一个人多有几个名字总归不是坏事。”他无视了Dipper因为惊异睁大的眼睛,“我想我更喜欢叫你松树。告诉我,松树,你平时一直穿成这样吗,像个麻袋?”

“当然不——这只是以防万一。”Dipper慌忙解释,而他也猛然意识到自己就被这样随口取了一个绰号,“嘿——”

“以防什么?这个吗?”

男子举起了右手,戴着手套却打出了一个清脆的响指。钴蓝色的火焰立刻从指尖蔓延上了他的手掌,安静地吞噬着空气。另一个响指之后,火焰摇曳着消失了。

“你是怎——”

“别惊讶,松树。”他打断了Dipper的提问,“你待在这个地方,我以为你知道。这个世界远比它看起来要疯狂!”

凭空出现消失的火焰。难道又是一个有特异能力的人?

“在我烧掉前一个博士之后,你们就都开始穿这身愚蠢的麻袋。说真的,你们真的认为这些会有什么用吗?”男子用近乎抱怨的语气说道,“快点脱下来吧,松树。我相信你也不愿意穿着它的。”

正合我意。Dipper对自己说,如果他想的话,所有人就已经被烧死了。于是他摘下面罩,用脚将连体服踢开;褐发已经变得乱糟糟的,白大褂也皱了。等他磕磕绊绊坐回椅子上时,发现对方的目光正直直地盯着他。Dipper感到一些尴尬。

“怎么了......Cipher先生?”

他发现男子近乎赞许地点了点头。“你以后可以叫我Bill,亲爱的松树。我想我们今天就到这里。但是那个小东西——”Bill指了指Dipper的口袋,“把它放在桌子上。”

Dipper一愣,但他还是照做了。“这只是一支录音笔。”

“我当然知道。我不希望我们的对话被传得人尽皆知,朋友间的私人谈话,是吧?”Bill冲他抬了抬帽子,“回去写好你的表格、填好你的记录,当一个好‘博士’——而撒谎与否决定权在你,我的孩子。这绝对就够了。再会!”

男子离开了。桌子上的录音笔已经成了一堆黑乎乎的粉末,塑料燃烧过的刺鼻气味让Dipper感到有些头晕。他选择远离人群投身于怪诞,却第一次在面对自己认为熟悉的领域时感到棘手。他选择在已有的资料上对这名收容物进行补充,但Dipper不受控制地去怀疑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因为Bill Cipher绝不是他看起来的那样。

                                                                      

项目编号:SCP-11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19被安置于███的一间B级标准套间内,房间应被防火及热不良导体材料覆盖并带有一扇汽锁门,临近的房间被改造用于观察哨。房间外应有至少两名安全人员巡视。3级安全权限以下人员不得直接接触该收容物,一切来自SCP-119的要求应被立即转送给████博士并请求其许可。 

描述:SCP-119是一名白人男性,体型高挑,青年外表。右眼被眼罩遮盖。认定为正常人类,尽管态度傲慢,通常表现为愿意顺从以及协助基金会的收容和要求。特殊能力为[数据删除],其余研究数据仍不完善。

附录:SCP-119拒绝处在任何被监视的条件下。

      SCP-119拒绝接待除████博士以外的访客。

事故报告119-01:日期:██/██/████  地点:[数据删除]

                [█级安全权限需求]

                                                               

哇这个是SCP入脑产物,不过我之前并没有正式写过SCP故事,所以有BUG的话还请指出!稍微有些私设。Dipper的社交能力并不好,才表现得不近人情;至于玉米片......嗯他就是来搞事的。

不知道有没有把人物设定表达清楚所以啰嗦一下x

 

那么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

笔芯!!!

 


评论 ( 26 )
热度 ( 119 )

© 彤什弨兮 | Powered by LOFTER